Nakoヽ

一边人间烟火,一边诗和远方。

【瑞嘉】留堂老师

我一定是个
已被全世界遗忘的辣鸡文手吧(*꒦ິ⌓꒦ີ)
今天也是超额大放送呢(இωஇ )
忘记前面内容的可以先去找回一下记忆
毕竟你们可能已经把这篇文给忘了
考前还在不知死活的作死的我
现在很慌( ´◔ ‸◔')
祝食用愉快呢!

四、
 
    嘶,身体好重。。。嘉德罗斯勉强的撑起头来,只见对面是已经气喘嘘嘘和他状态差不多的格瑞。
 
   格瑞有些破烂的黑色衬衫已掩饰不住从伤口上渗出的刺眼鲜血,血液的腥甜气息弥漫在废墟之中。

    他现在仿佛——正处于世界的尽头。

    元力化作的尘粒分子飘舞在空中,少许落在了嘉德罗斯的发梢上。

    他不受控制的,义无反顾向对面冲了过去,随之而来的是腹间传来的阵阵剧痛,刻骨的痛使嘉德罗斯本已迷离了的双眼顿时失去了光芒。

    嘉德罗斯倒吸一口凉气,不自觉从床上弹了起来,汗已湿透了他的白色衣衫,腹间疼痛的感觉仍清晰的存在于自己脑海中。

    奇怪,最近总是梦见一些零碎的片段,弄得嘉德罗斯有些不得安宁,连黑眼圈都挂在了眼眶上。

    “最近干什么了。。。弄得这幅样子。”格瑞自从上次事情后,竟有些放肆了起来,他伸过手去,抚了抚嘉德罗斯眼眶下的眼圈。
 
   “啧,别碰我。”嘉德罗斯毫不留情的将格瑞的手拍开,烦闷的表情里夹杂着一分嫌弃,只是脸还是不听话的红了起来。
 
   说实话,他很讨厌这种生理反应,但是自己却又控制不住,真是该死。
 
   格瑞收回了手,微微勾起嘴角,又快速的恢复了正常。其实格瑞最近也没有休息好,可能是因为那日的事,也可能。。。是因为另外一件事——关于嘉回忆起“那个世界”的记忆,不过看情况,他的担心不是多余的。
 
   担心是其一,如何让他不再继续想去才是关键。最苦恼的就是现在还没有发现什么好办法。

    叮铃铃玲——

    “上课了,回教室。”

    “下节你的课,我去不去无所谓。”

    嘉德罗斯说完就想走下楼梯,格瑞顺手一拉,将嘉德罗斯的围巾扯了住。

    “我的课,你必须听。”格瑞没有松开手的意思,而是继续扯着嘉德罗斯往教室的方向走。

    “别扯我。。。我会走路!”嘉一脸不爽,把围巾从格瑞手里拽了回来,不耐烦的超过了走在前面的格瑞,先一步进了教室。

    “咦,老大,这么奇怪,今天居然来上格瑞老师的课啦。”

    “啧。”嘉德罗斯横了一眼雷德,坐到了座位上,将腿自然的翘在了课桌上。

    课上,格瑞开始讲一篇新课文,来自《聊斋志异》。

    “你们相信前世今生么?”格瑞发问。

    “不信。”

    众人的议论纷纷中脱颖出一个不假思索的否定。

    格瑞不抬头便知,那声音是嘉德罗斯的。他挪开步子径直走向正在玩弄着神通棍的嘉德罗斯。

    “何出此言。”

    “如果我说,”嘉德罗斯反倒是质问起了格瑞“我前世认识你,你,是信还是不信。”

    格瑞似乎察觉到了嘉德罗斯与以往的不同,不知何时嘉德罗斯的眼里多出一丝火红的渲染。原本清澈明亮的眸子忽然间变得深邃甚至带着一点浑浊感。

    这眼神让格瑞想起了那日从弥天大火中缓步走出的某人,那能让所有人都俯首称臣的居高临下,是唯他才有的气场。

    这。。。格瑞心头一紧。往常风平浪静的脸上在此刻却有了些波动,沉默了良久。

    “不信。”格瑞尽量保持平和的语气说“刚刚你答对了,前世今生只是人类的一种天马行空的想象,并没有科学依据的,无法相信。”

    嘉德罗斯听着格瑞东扯西拉式的回答,眯起了双眼。

    果然,猜对了么。。。嘉德罗斯在心里默默想着。

    连自己装出来的表情都能让一向面瘫的格瑞脸上有了波动,看来事情一定不简单吧。

    越是在意,就越是无法想起,此时的嘉德罗斯已确定自己一定丢失了一些记忆,准确的说,应该是在“那个世界”的记忆。

    “那个世界”里,他敢确定他认识格瑞,即使别的记忆再模糊,对于格瑞的记忆,也是那般清晰。
 
   只是当他完全想起时,竟有些无法接受了——
   
    “来吧。”嘉德罗斯听见了自己带着一丝笑意喘息着说。

    对面的格瑞也有些力不从心,摇晃了好一会才站稳,他用手拭去了嘴角残余的血,缓缓的抬起了头。

    “哼。。。”这声轻哼很像轻蔑,却又。。。更像叹息。伤痕累累的烈斩此时突然开始分子化,一层绿色的光包裹在了烈斩上,格瑞向自己冲来。

    嘉德罗斯也用尽自己最后的力气冲向了格瑞,几乎同步,两人同时用武器挥向了对方,这无疑对他们来说都将是致命一击。

    只是。。。

    神通棍疾速的挥动使得嘉德罗斯的银发被吹得迷乱挡住了双眼,刚触到那银灰色的发梢,神通棍戛然悬在了空中。

    “那个世界”的嘉德罗斯自己停了下来,如同被什么定住了身,却又发现,那东西便是自己的潜意识。

    未反应过来的格瑞毫无目的的将烈斩向前挥去,嘉德罗斯透过格瑞被迷乱的发丝遮住的眼眸,望见了被飞溅着的红色液体染透了白衣的自己。

    如同,娇艳欲滴的红玫瑰盛开于一件雕琢精致的艺术品之上,点缀在艺术品上晶莹透亮的金黄色宝石,在此时失掉了以往的光芒,变得暗淡了下来。

    “嘛。。。打的不错。。。格。。。”

    嘉德罗斯支撑不住了终是望着呆住的格瑞不受控制的倒了下去。

    “嘉。。。嘉德罗斯。。。”格瑞颤抖的声音在嘉德罗斯耳边响起。

    他在疼痛得无法睁开双眼时,感觉到一丝热流从他脸边传来。是自己的眼泪么,不,他差点忘了,自己作为人造人,甚至连流泪都不会。

    原来格瑞会为了自己流泪啊。。。

    他感觉到搂住他的那个人在尽力控制住自己颤抖的身体,他想再看一眼。。。
 
   真的。。。很想。。。
 
   费力的微睁开眼,看见了身旁漂浮起金光色的分子,闪烁的光芒使嘉德罗斯不自觉的忘却了疼痛,只是身子慢慢变轻,伴随着在空中飘动的金色精灵,缓缓浮起,向上空飘去。

    他感到指尖被格瑞轻轻拉扯着,看向那处,却只能看见格瑞模糊的轮廓。

    “晚安,嘉德罗斯。”

    醒来时,已是第二日清晨,嘉德罗斯已经很久都没有睡得如此充足了。

   眼睛才刚睁开,躲藏在眼眶中的泪水便顺着嘉德罗斯的脸庞滑落了到了枕头上,这时他才隐隐觉得枕头异常冰凉,起来一看,枕头已是湿了一大块地方。

   嘉德罗斯不自觉摸了摸自己湿润的眼角,才知自己竟学会了流泪,睡意完全消失。

    格瑞又教会了嘉德罗斯一项技能呢。

    “这种弱者才会的事情,不会也罢。”

    血红色的火光占据了嘉德罗斯的身体。

     浴火凤凰,重生。

                       未完待续。。。

   

   

评论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