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koヽ

一边人间烟火,一边诗和远方。

【雷安】余额不足

*大概是神父安×患者雷的设定?(什么鬼设定)
*大概是掺着玻璃渣的糖?
*内涵ooc
*里面会经常插叙回忆,可能会有点乱
*纯属一时兴起的文呢,轻喷
*最近就蜜汁喜欢神父或者神使这种美好的设定?
*那个。。。拖更没什么,重要的是质量嘛对吧
*好吧,其实拖更了也没质量(='_'=)
*家里没网,安静写文吧
那么,祝食用愉快☞

00
    There is no feast of remaining all over the world.
    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
   
01
    “雷。。。雷狮?”
   
    安迷修怎么想都没想到,他会在这里以这样的身份与这个人重逢。

    难道是上帝听到了我的祈祷么?安迷修看到雷狮后产生的第一个念头竟是这个。

    清早,安迷修身着一袭白衣,顺手披上了一边整齐摆放着的黑色祭披,祭披上娇艳欲滴的暗红色玫瑰刺绣隐藏在胸口白亮的十字架旁,显得
格外绮丽。

    他是这个教堂的神父,算的上是最为年轻的神父吧,除了拥有神父这一身份,同时,他也是这一带医术高明的医者。昨日有牧师告诉安迷修,说接到了新的委托,是治疗并照顾一位重病患者。他按照时间在指定的地点等待,等来的却是此时眼前的雷狮。

    说实话,安迷修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现在是一副什么表情,是该哭还是该笑。

    两人便对视着都呆了住,安迷修看着对面同样表情凝重的雷狮,竟是一时语塞,连说话都说不清了。

    他还忽然有种不知从何而来的错觉,自己是不是眼花认错人了,毕竟也不是没有过。正想再次确认的时候,对面那位却先一步打破了沉默,问道:“你。。。就是他们口中那个神父医者?”

    刚一开口,安迷修就明白,他不用再确认了,不会错,眼前这位是本尊。刚想再说些什么,雷狮身后忽然站出一位青年。他彬彬有礼地向安迷修鞠了一躬,安迷修也礼尚往来地回了礼。

    “您收到的委托,正是我派人寄给阁下的。”

    他虽是身着衬衫西裤,一身正装,却还是挡不住那股少年独有的稚气,可恰是口吻和腔调露出了一丝成熟的气息,与那张清秀的脸有些不相符。

    虽然没有见过他几面,不过安迷修也还记得,他是雷狮的弟弟卡米尔。

    “卡米尔。”雷狮紧皱眉头,“你可没和我说是他。”

    雷狮穿着一身黑衬衫,虽也是正装,可领口的那几颗扣子并未系上,反倒显得有些随意。安迷修此时却因为雷狮没有戴上那标志性的头巾而感到奇怪,大概那家伙也意识到自己该成熟点了?他心想。

    “大哥,你去哪?”回过神来,安迷修只看见卡米尔正叫住了转身想要离开的雷狮。

    “不去哪,回去。”

    “能听我的一次么,大哥……”卡米尔仰起头望向雷狮,表面上的表情没看出和平常有什么不同,语气竟是异常沉重还带有一丝恳求。正要继续走的那人听了后忽然定住了,有些僵硬地转了过来,垂下了眸子,没有再说什么。

    安迷修听着这奇怪的对话,不禁心中一紧,片刻,他用尽量缓和的语气小心询问道:“那么……阁下信中所提的重病患者是……”

    “我。”远处忽然冒出雷狮的声音,不知为何,安迷修一瞬间感到心口隐隐作痛。再次看向那边的雷狮,竟是感到莫名的有些生疏。

    他好像觉得雷狮和以前有些不同了,到底哪里不同了……样貌倒是未变多少,可是安迷修感觉得到,那人本是清澈的紫红色眼眸已被如今深邃的深紫眸色所代替,如同失去了光芒,却又似乎,多了丝沉稳。

    也许,时间真的会冲刷一切,甚至是曾经光芒万丈的那个他。

02
    对呀,那个曾经光芒万丈的他,那个曾经只属于自己的他。

    “喂,给你的。”

    课上,雷狮边做着嘴型边丢出一个纸团砸中了邻桌的安迷修。

    看到纸团不偏不倚的正好砸到了安迷修的脑袋上,雷狮噗嗤一声笑了出来。正在认真听讲的安迷修被砸中后愣了几秒,随即捡起纸团愤怒的向雷狮砸去。

    很不幸,这次雷狮微微向后一倾,完美躲过纸团,而纸团则更气人的飞向了正走过的老师身上。

    “谁?!”老师一声怒吼,教室里马上一片沉默。

    此时的安迷修已是不知所措,心里万千匹草泥马奔过,正有些不甘心的想要站起来时,旁边的雷狮竟先他一步,嗖的一下起了身,笑着挑眉望向老师:“老师,我丢的,看看呗。”

    安迷修正一脸诧异的盯着旁边正站着的雷狮,只见雷狮也忽然撇过头来看向了他,一脸的坏笑加上一颗露出的虎牙。

    老师则一本正经的将身后的纸团捡了起来,展开后,仔细看了看,安迷修只看到老师忽然皱起了眉,脸颊上分明多了丝红晕。

    “来我办公室!”还是用严厉的语气吼着说出来,不知为什么,安迷修却感到老师此时凶得有些力不从心。
   
    下课后,雷狮从办公室里走了出来,满面春风,完全不像一个刚被班主任骂过一通的人。

    “老大,那老女人说什么了?”佩利首先围了过去,一副幸灾乐祸的模样。

    雷狮摆了摆手笑了起来,并没有说什么,而是直直地走向了安迷修那。

    只见安迷修忽然起了身,向教室门外走,和他正好擦肩而过,雷狮一把抓住他的肩,问道:“去干嘛呢?”

    “纸团是我不小心丢到老师身上去的,我要去说清楚。”

    “我说安迷修你这人怎么这么。。。”雷狮不禁扶额,啧了一声,“咱俩这算扯平了好吧。”

    “还有啊,”他又是一脸坏笑,随即向安迷修那边靠了靠,“不在意我纸团上写了什么么?”

    安迷修只是忽然用和之前一样诧异的眼光望着对面的雷狮,而雷狮早就等不及了,也没管他到底想不想知道,便一下子凑到他耳朵旁:“我,想,要,你。”

    一字一顿,安迷修被耳边的轻声细语弄得耳朵发痒,不自觉往后退了几步,心里又是一阵糟乱和连他自己都不明白的悸动。最近的雷狮是不是真的吃错药了?安迷修反复在心中质问着。随即,他得出了答案:是的,真的吃错药了。

    “红了。”雷狮将手伸向他的耳根,却被安迷修半路截了住。

    “没时间和你闹。”

    看着转身离去的安迷修,雷狮有点蒙,手停留在了空中半天才收回来。

    “老大,这家伙被你表白这么久都没什么表示。。。”帕洛斯在雷狮身后冒出一句。

    “啧。”雷狮咂舌道,“以后谁敢叫他家伙试试。”

    虽然看不到雷狮此时的表情,但是可想而知他现在的语气已经开始不善,帕洛斯正着急着要说些什么来补救的时候,沉默了片刻的雷狮又开了口:“要叫大嫂。”

    “啊?嗯……是。”

    这波狗粮塞的好,饱了,帕洛斯心中暗语,只见旁边的佩利也露出了满意的笑容。

03
    一路上出神的想这想那,回过神来,安迷修已经带着他们来到了一间屋子门口。屋里不大,但是精致小巧,装饰得还算赏心悦目。

    “这是为你准备的房间,寒舍虽小,五脏俱全。”

    “你房间在哪?”

    “嗯?在。。。在隔壁。”

    “我和你睡就行。”

    此时安迷修的脸上写着几个大字——“莫名其妙”。雷狮看到安迷修的表情撇了撇嘴,眼中又闪过一丝笑意:“怎么,不行?”

    “当然不……”话未说完,安迷修忽然被身旁的卡米尔以眼神相示,两人暗地里挤眉弄眼了半天,在一场无声的战斗中,安迷修最后败下阵来,停顿了一会又说:“当然不是不可以啦……”

    雷狮看着他那副强颜欢笑的模样,竟是笑了出来,只是那是很微小的一声,小到只要当时还有别的人在说话他就会直接听不见的程度。安迷修没好气地看着雷狮,心想原来那家伙是装面瘫啊,怎么样,现在装不住了吧。想到这里他不禁皱起了眉,可转头又看了看卡米尔,只见卡米尔平常风轻云淡的脸上露出了极大的震惊。

    “怎……怎么了?”安迷修有点担心地小声询问卡米尔。卡米尔沉默了半天才将视线从雷狮的脸上移开,低声说:“我哥都一年没笑过了。”

                     

                                .未完.

   
   

   

   

   

评论(2)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