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koヽ

一边人间烟火,一边诗和远方。

【雷安】余额不足

*神父安×患者雷
*此章推荐BGM:
Silence——Marshmello/Khalid
*以后一更一推荐,听歌也是体会文章的一部分呢,歌词记得打开效果更佳。
*未看前一章的建议先跳到前一章
*内涵ooc
*文笔有限,见谅。

二、

I found peace in your violence.
我在你的狂热中寻到了安宁。

04
    他脸上的笑容如蜻蜓点水般一瞬而逝,安迷修却默不作声的盯着雷狮的脸出了神。

    这几年你经历了什么?怎么回来时你却不在了?为何如今见了我会如此?安迷修不自觉地挪开步子走向那人,他想对他说很多很多,问很多很多,他很想问他,亲口问他。

    多少个日夜深思过重逢的场景,可如今话到嘴边,只剩下一个无声的拥抱。

    他想,有时,千言万语,或许也抵不过一次意味深长的相拥。

     就像那日,在雷狮向安迷修表白第49次的那日。

    说实话,那天真不是个适合告白的日子。

    安迷修家中忽然发生了巨大的变故,这实在让安迷修无法接受,无法承认,如今他在这世上再无亲人了,以后也该是孤身一人吧。在父母的葬礼上,甚至连哭都难以哭出来,他第一次感到自己是这么的无助,无能。

    也许上帝抛弃了我,他面无表情地想着。

    不幸中的万幸,雷狮出现在了这一刻。

    安迷修已经请了一个星期的假,雷狮早就发现不对劲,四处打听才知他家发生了这种事,他像赶命一样的赶过来时,正巧赶上了安迷修父母的追悼会,也终于见到了一片黑色人群中的安迷修。

    一段不是很遥远的距离,不知为何,雷狮走了很久。

    终于走到了安迷修面前,他没有说什么,只是靠过去,紧紧抱住了面前失魂落魄的那人。

    他感到安迷修身体微微一震。雷狮也有些惊讶于安迷修并没有反抗或是挣脱,反倒是将怀里的那人搂得更紧了。

    “我陪你。”

    第49次告白,只有三个字,不是“我爱你”也不是其他一堆煽情和虚无的誓言,他只想告诉安迷修,还有自己陪着他,不离不弃。

    安迷修失神的眼里忽然闪过一道光。

    那一刻,雷狮变成了他的小确幸,在他那快要崩塌的精神世界里,有一人帮他撑了住,可能那一刻,安迷修所得的不止是一份真心的爱,更是身处绝境中的自己所获得的希望和救赎。

     救赎?安迷修忽然反应过来,那么我现在在干什么呢?

    雷狮被忽然袭来的拥抱吓得一蒙,忽然有些破坏气氛地喊道:“干……干什么?!”

    “我……没什么,就是想抱抱你。”

    “卡米尔把眼睛闭上!”

    “哥,我已经成年了。。。”

    场面……开始变得有些异常混乱。

    不对,为什么气氛这么奇怪?安迷修现在有些纳闷。雷狮露出一丝无奈,估计自己都不知道现在他脸上多了些红晕。

    “那我先走了,好好照顾我哥。”看着对面的两人,卡米尔的眼神里竟掺着一丝欣慰。

05
    将卡米尔送走后,简单的安顿好了雷狮的行李,安迷修并没有停下,而是走进了一个小房间里,不知在干什么。

    雷狮虽是已经闲不住了,但也没有去找安迷修,转身走出了屋子。

    教堂总是坐立在静而净的位置,这里的后院也散发出让人想回归自然的清香气息,这倒让他浮躁的心平静了不少。

    这确是他曾经想尝试的生活,看着远处一片金黄的麦田随风拂起阵阵波澜,他不禁忽然开始感叹。

    “喜欢吗?”安迷修的声音从背后传出,“在我刚来这的时候这里还是一片荒地呢。”

    雷狮没有说话,背对着他,安迷修也看不见他的脸,只是看着微风轻轻吹起他的发梢。

    安迷修无奈地叹了口气,又笑道:“啊……不喜欢么?我还以为我已经够还原你所说的场景了。”

    他还记得雷狮说的话,清楚的记得,记得每一字每一句。

    第五十次表白时,雷狮连“我喜欢你”这几个字都没说完,刚卡在“欢”上时,安迷修便一脸认真的回了一句:“我也是。”

    日常在现场助威的佩利,帕洛斯,卡米尔等人都忽然有些反应不过来,空气沉静了半天,帕洛斯这次先一步跳了出来,对着安迷修大喊一声:“嫂子好!”

    在此之后,雷狮便像牛皮糖一样整日粘着安迷修一刻不离,但安迷修也反常的没有再露出什么厌烦的表情,耐性倒是变得出乎寻常的好。

    也许这就是爱情?旁观者卡米尔等人早已洞悉一切。

    “卡米尔,你有没有感觉佩利最近胖了?”

    “难为他了……狗粮这么多。”

    另一边,雷狮和安迷修正在回家的路上走着,雷狮四处张望着,想要找些话题。

    忽然看见路边不远处的一座农场,看着里面的金黄麦田和倚靠在麦田旁的小木屋,他叹了叹气:“唉,其实有时候啊,这种纸醉金迷的生活过久了也想去回归一下自然。”

    “我还第一次听说有人会嫌弃富足的生活。”安迷修摇摇头笑道,雷狮也不是第一次向他提起这个想法了。

    “嗯,就这样定了。”雷狮自言自语道。

    “定了什么?”

    “到时候你若是也在我家过腻了那种生活,我俩便自己出来建个农场,喏,像那样。”安迷修顺着雷狮指着的方向望去,看到远方的那片金黄色麦田。

    “我……我为什么要去你家。”安迷修后知后觉道。

    “早晚得带你回去见爸妈。”

    每每想起以前,安迷修就会感到有什么在他心里搁得生疼。

    背对着自己的雷狮终是动了动身子,片刻后开了口:“我死后就葬在这吧。”

    安迷修一时失声,两人又沉默了片刻,安迷修忽然将一碗东西递到雷狮面前:“现在说还太早了点。”

    原来安迷修刚才是在忙这个。看着他手上的那碗药,雷狮不自觉皱了皱眉,语气冷冷道:“无力回天的人,还喝什么药。”

    “不相信我的实力么?”安迷修脸色更为不好,有些粗暴的将碗硬塞了过去。

    无奈,雷狮只好接过,意思性的喝一口,结果被苦得面目狰狞。

    “就不和我说说,为什么患上了这么严重的病么?”卡米尔在走时将雷狮的病历塞到了他手里,上面最刺眼的还是病症——胃癌中期。

    “说来话长。”

    不想说的事,都会用“说来话长”来代替,安迷修便不再问下去了。

     “倒是你,”雷狮反过身来问“你就没什么想和我说的么?”

    “当然有,我……”安迷修想问的太多,想说的太多,每次呼之欲出又不知该从何说起,这种难受还真不是谁都懂。

    “能等到你真好。”最后硬生生的只憋出一句话。

    雷狮抬了抬眼,眼里露出掩盖不住的惊讶,却又很快收了回去。

    “可我是被上帝戏弄了么。”安迷修患得患失的按住胸口的十字架,沉默了许久。

    是啊,他认为是上帝听到了他的祈祷,终于安排他与那人再次重逢,却没有料到代价可能是从今以后的永别。

    安迷修心里酸楚得很。

    “上帝?我从不信什么上帝。”雷狮毫无疑问是个务实主义者。“还不如相信你。”

    一时之间,安迷修感到心里一暖。

    “明日一早,我会去教堂做祷告,一起去吧。”他笑着看向雷狮。

    “都说了不信上帝,我去干嘛。”

   “要为你祈祷,还有,切勿在做祷告时吐露此类言论。”安迷修将指尖抵在雷狮唇边。

    雷狮不自觉皱眉,向后一退,脸上发烫。他将抵在自己唇上的手支了开,偏头避开安迷修的视线。

    “知道!无聊至极。”

    午时的阳光不太强烈,恰巧洒在他的半边侧脸上,微风拂过发梢不时遮住扑朔迷离的双眼。安迷修恍然想起曾经也在这个角度看过雷狮,那时虽也是白天,雷狮的眼里却闪着点点细碎的星光。

    少年已逝,即便容颜尚未凋零。

                                .未完.

   

   

   

   

评论(5)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