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koヽ

一边人间烟火,一边诗和远方。

你是我唯一的太阳,我希望你能得到永远的善待。我信你,永远信你,无条件的信你,即使你不再是周棋洛。回来就好,好么?

【周棋洛×我】成为洛洛女友之后的生活呢

*日常甜甜小短篇
*洛洛超级无敌可爱
*每日一yy
*考试前的作死
*不定时更新的小日常

2、
“啊。。。好想你。”电话的另一头传来他软瘫瘫的声音。

“嗯?突然说这个。。。怎么了?”突然接到他电话听着他的胡言乱语,电话另一头的我实在很蒙。

“那个。。。能过来一下么。。。”

“嗯,在家等我吧。”

回想着刚刚洛洛有气无力的声音,我感到有些不对劲有些匆忙的坐着出租车赶到了他家来。

终于到了门口,我敲了敲门,良久……没有反应。

正准备要打电话给他的时候,门却突然响了响。

我抬头一看洛洛正在门后一手撑着墙,看起来好像有些站不稳,片刻间他用有些迷离的眼神看向了我。

“你来啦。。。”

他像忽然失去重心一般向我倾倒了过来,严严实实把我搂在了怀里,洛洛发热的身体让我感到他有些不对劲。

“是发烧了么?”我仰头看着他有些担心的问,另一只手正准备伸过去摸他的额头。

“什么嘛。。。”他握住了我的手有些勉强的笑道

“我这明明,是思你成疾了。”

我望着他有些朦胧的双眼,怔了一下,便将他向屋里推,他一摇一晃的被我推到了沙发上。

“乖乖躺着休息,我去找药。”我有些严肃的和他说。

他也出奇认真的点了点头,生病时候的洛洛变得安静了许多,很像一只病怏怏的小奶狗。

找了很久才找到药,回到他身边时,他已半躺在沙发上睡着了。

我凑过去轻抚他的额头,不禁皱了皱眉。这家伙,真不懂得照顾自己。。。都烧成这样了还撑着。

“乖,吃掉。”我小声在他耳边说着,将药递到他面前。

洛洛勉强睁开眼,一声不吭的接过药吞了下去。

“都烧得这么烫了。。。”我又抚了抚他的额头,有点责怪的说道。

洛洛呆呆的望着我,忽然握住了我抚在他额上的手,将我拉到他跟前坐了下来。

“别离开我了。”

他从后面抱住了我,下巴轻轻抵在我的肩上,一字一句的说着。

我无奈的笑了笑,捂住了他有些冰凉的双手。

“说什么呢。。。”

“我刚刚做了个很可怕的梦。。。梦见你。。。”

“一切都过去了。”我转过身去,将手指抵在他嘴边。

“不会再离开你了。”

他恍然间抬起了头,认真地看着我。

“嗯,以后也由我来保护你。”




未完
贫民窟少女表示还未玩完
希望小太阳能有个好结局

【周棋洛×我】成为洛洛女友之后的生活呢

*个人YY
*甜甜的小短篇
*续前文成为女友之前
*我眼中的洛洛
*洛洛会撩却不经撩
*日常小学文笔
*不定时想到就更的日常


    成为他女友之后,他还是喜欢叫我“薯片小姐”。

    他说他很喜欢这个名字,听起来很可爱而且这是只有他才能用的称呼。

    那天,周棋洛突然悄咪咪的靠了过来在我耳边小声问:“想知道我为什么喜欢叫你薯片小姐么?”

    虽然被问的一脸莫名其妙,但是我还是配合着回了句:“为什么呀?”

    “因为啊。。。。”

    他故弄玄虚的拖着长音,“从见面那刻起,你就注定是我女朋友了,这是我特意为你准备的。。。女友称号。”

    我愣了一会便笑了轻轻侧过头去吻了吻他的脸颊。

    “知道啦,洛洛。”

    没想到周棋洛反应比我还激烈,松开口时只看见他捂着胸口看向别处,想逃避我的视线。

    “咦,怎。。。怎么了?”我有些无措的问。

    他不自觉的又揪了揪胸口,脸色通红的看向我,

    “这里,中了一箭。”
   
   

【周棋洛×我】回忆成为周棋洛女友的前一天

*只是个人小YY
*甜的啦
*洛洛小狼狗属性暴露
*用了一点洛洛的原话呢(巨少)
*文笔不好还逞能系列


    “薯片小姐,”电话的那头传来周棋洛熟悉的声音,“告诉你个好消息,souvenir久违的开店了呢,要过来吗?我现在已经在店里啦。”

    “正好,我还没吃饭呢。。。等会就来。”刚被某惨无人道的总裁威胁着在周末加班了一上午,我已是在办公桌上累成了一摊。要不是我已经空空如也的肚子在向我发出抗议,我恐怕是连站都不想站起来。

    整理了一下办公桌上的文件便草率的出了门,才刚出公司,便见到了一辆保姆车停在公司楼下,旁边站着的正是周棋洛的经纪人。

    “周棋洛让我来接制作人你,上车吧。”

    上了车,终于是可以瘫坐一会儿了,经纪人却在沉默片刻后对我说:“周棋洛是说今天要和你谈新节目的事我才肯来接你的,你也帮我管着他点,让他克制着吃。。。”

    我忍住笑意忙点头道:“嗯嗯,好,会的。”
这家伙,只要想吃东西什么理由都能编出来。

    车的速度很快,没多久就到了店门口,进到店里,便看到了蔡爷爷的笑脸,刚想去询问周棋洛在哪时,我便听见了另一边传来清脆的声音,“薯片小姐,这里。”

    还没有反应过来,我的手就被牵了住,周棋洛将我牵到了餐桌边,他将椅子轻轻挪出,示意我坐下。

    “唉,今天又找到好理由溜出来吃东西啦?”我乖乖坐下,开始调侃道。

    “还不是想见到你嘛。”周棋洛皱着眉头轻轻笑道,随之他又站起将戴在自己身上的围巾取了下来围在了我身上,“都冬天了呢,多穿点,着凉了我得心疼。”

    围巾上留着一点周棋洛身上的余温和一股淡淡的阳光香气。

    “啊。。。我出门都忘了换厚点的衣服了,确实有点后知后觉的冷呢。”我感到阵阵暖意传入我的内心深处。脸颊泛起暖意的红晕。

    “对啦,有东西给你,”他突然眨了眨眼,像变魔术一般咻一下将一个小盒子从袖子里拿出来。

    “什么呀,”我不自觉的被周棋洛那滑稽的动作所逗笑,拿过来一看,盒子里有只精巧的小发夹,巧克力色的发夹上,镶着一颗闪闪的小草莓。

    “我昨天夜跑的时候看到的呢,觉得和你一样可爱就买了。”周棋洛笑着说。

    “噗。。。”我忍不住笑出了声。

    “怎。。。怎么了?”周棋洛小心翼翼的问,“笑什么呀?”

    “哈哈哈,我就是没想到一个超级偶像还会买这种小女生的东西,超可爱,我喜欢。”我边笑边说。

    “你喜欢就好!来,给你戴上。”周棋洛被侧面夸赞了眼光后变得兴奋了起来。忙帮我把发夹细心的别在了头发上。

    菜陆续的上了上来,只是今天做的没有之前的精致,不过对于现在的我来说还是很美味,我津津有味的吃着,但却感到有些不自然,抬头一望,发现周棋洛在呆望着我。

    “怎么啦大吃货,现在经纪人不在,你可以多吃点啦,我不会告诉他的哟。”我向他挑了挑眉说。
    “看起来很美味呢。”

    “可是今天的菜好像比以前的要稍微差了一点耶。。。”我边说边倒弄着菜碟里的食物。

    “傻瓜,我说的是你。”周棋洛眉间舒展开来露出暖暖的笑容。

    他将手伸了过来,拨弄着我的发尾,将发尾上的食物残渣顺带弄了下来。

    我一时愣住,手停在了半空中,不知该怎么接话才好,而脸颊间的暖意也进一步蔓延开来了。

    “那我开动了!”周棋洛又像没事人似的开始吃东西了,还时不时笑着望向没说话了的我。

    我有些不知所措地吃着东西,心里有些乱糟糟的,忽然,手机的震动声打断了我的出神。

    不看还好,一看更头疼了,又是李总,不会还让我继续去加班吧。。。别呀。。。我盯着手机胡思乱想着。

    颤巍巍的打开信息栏,只看见李泽言问了句“现在在干什么?”

    我松了口气,回道:“刚加完班呢,李总让我歇会儿呗。。。”

    马上又是一阵振动,李泽言秒回道:“给你十分钟,我现在在公司楼下。”

    我一下慌了神,握着手机不知道怎么回他。

    咕噜咕噜——

    咦,什么声音,我将视线移向那处,才发现周棋洛在端着下巴用郁闷的表情看着我,嘴则一直吹着果汁杯上的吸管,发出咕噜咕噜的闷响声。

    见到我注意到了他,周棋洛立刻停了下来,盯向我说:“薯片小姐。。。在和谁聊呢。。。”

    “哦哦。。。是上司,大概是想问我工作上的事。”我看了眼手机又看了看他。

    “我可不希望我们约会的时候有第三个人插入呢。”

    “约。。。约会?”我惊讶的看着周棋洛,原来,今天算是约会?

    周棋洛异常安静的凝望着我,轻轻的点了点头。

    一旦看向周棋洛那蓝宝石般清澈透亮的眼眸,我就可以感受到一股让人无法回绝的力量。

    “嗯,那我。。。好好吃饭。”说着我将手机放在了一边,又拿起了筷子继续吃。

    “真乖。”周棋洛起身走过来摸了摸我的头,对我笑着说“我去找蔡爷爷拿预定的布丁,你先吃会吧。”说完便从我身后离去。

    我托着腮正在发呆时,震动声又一次响起,抬起头便看到手机在不安的打滑。

    我的手不自觉的伸了过去却又停在了半空,想到周棋洛应该还有一会才来,便拿起了手机。
    不出所料,是李泽言的短信。

    “我不认为你有什么理由迟到。”手机那头是李泽言冷漠却又夹杂着一点生气的回话。

    “我。。。”刚想和他解释却看到一只手伸了过来握住了我拿手机的手。

    心想糟糕,刚想转过头去,却突然被人从后面把我身上的围巾向上一拉,正好将眼睛蒙住。

    我被吓了一跳,随之听见周棋洛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薯片小姐也有不听话的时候嘛。”

    我感觉到他正俯下身子,将嘴靠在我耳边,轻声说着。

    距离很近,近的可以听见他细微的呼吸声。

    “怎么突然来啦,吓我一跳。”

    周棋洛没有讲话,只是近一步靠近了过来,我感觉得到他的手环绕住了座位上的我。

    “我。。。我怕你被抢走。”这句有些小幼稚的话却被他认真而严肃的表达了出来,宛如一个小孩子盯紧了自己手中心爱的糖果。

    “说什么呢,我不是在这嘛。”我将围巾翻了下来,有些小无奈的笑着对一脸认真的他说。

    “我想你的心也一样留在我这里。。。”此时,他宝石般的眼睛似乎在随着灯光的照映而闪烁。

    “太。。。太近了。”我已经控制不住自己又红又烫的脸,不自觉想逃避他的眼神却又做不到。

    周棋洛歪着头勾起了嘴角:“凑的近,才听的清啊。”

    心跳的狂窜让我有些不知所措,我不自觉的捂住了胸口。

    “以后不要叫你薯片小姐了。”他忽然又装模作样的皱起眉头。

    “诶?”

    “要叫我家的薯片小姐才对。”

    周棋洛眨了眨眼,头便凑了过来,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