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koヽ

一边人间烟火,一边诗和远方。

【瑞嘉】留堂老师

我一定是个
已被全世界遗忘的辣鸡文手吧(*꒦ິ⌓꒦ີ)
今天也是超额大放送呢(இωஇ )
忘记前面内容的可以先去找回一下记忆
毕竟你们可能已经把这篇文给忘了
考前还在不知死活的作死的我
现在很慌( ´◔ ‸◔')
祝食用愉快呢!

四、
 
    嘶,身体好重。。。嘉德罗斯勉强的撑起头来,只见对面是已经气喘嘘嘘和他状态差不多的格瑞。
 
   格瑞有些破烂的黑色衬衫已掩饰不住从伤口上渗出的刺眼鲜血,血液的腥甜气息弥漫在废墟之中。

    他现在仿佛——正处于世界的尽头。

    元力化作的尘粒分子飘舞在空中,少许落在了嘉德罗斯的发梢上。

    他不受控制的,义无反顾向对面冲了过去,随之而来的是腹间传来的阵阵剧痛,刻骨的痛使嘉德罗斯本已迷离了的双眼顿时失去了光芒。

    嘉德罗斯倒吸一口凉气,不自觉从床上弹了起来,汗已湿透了他的白色衣衫,腹间疼痛的感觉仍清晰的存在于自己脑海中。

    奇怪,最近总是梦见一些零碎的片段,弄得嘉德罗斯有些不得安宁,连黑眼圈都挂在了眼眶上。

    “最近干什么了。。。弄得这幅样子。”格瑞自从上次事情后,竟有些放肆了起来,他伸过手去,抚了抚嘉德罗斯眼眶下的眼圈。
 
   “啧,别碰我。”嘉德罗斯毫不留情的将格瑞的手拍开,烦闷的表情里夹杂着一分嫌弃,只是脸还是不听话的红了起来。
 
   说实话,他很讨厌这种生理反应,但是自己却又控制不住,真是该死。
 
   格瑞收回了手,微微勾起嘴角,又快速的恢复了正常。其实格瑞最近也没有休息好,可能是因为那日的事,也可能。。。是因为另外一件事——关于嘉回忆起“那个世界”的记忆,不过看情况,他的担心不是多余的。
 
   担心是其一,如何让他不再继续想去才是关键。最苦恼的就是现在还没有发现什么好办法。

    叮铃铃玲——

    “上课了,回教室。”

    “下节你的课,我去不去无所谓。”

    嘉德罗斯说完就想走下楼梯,格瑞顺手一拉,将嘉德罗斯的围巾扯了住。

    “我的课,你必须听。”格瑞没有松开手的意思,而是继续扯着嘉德罗斯往教室的方向走。

    “别扯我。。。我会走路!”嘉一脸不爽,把围巾从格瑞手里拽了回来,不耐烦的超过了走在前面的格瑞,先一步进了教室。

    “咦,老大,这么奇怪,今天居然来上格瑞老师的课啦。”

    “啧。”嘉德罗斯横了一眼雷德,坐到了座位上,将腿自然的翘在了课桌上。

    课上,格瑞开始讲一篇新课文,来自《聊斋志异》。

    “你们相信前世今生么?”格瑞发问。

    “不信。”

    众人的议论纷纷中脱颖出一个不假思索的否定。

    格瑞不抬头便知,那声音是嘉德罗斯的。他挪开步子径直走向正在玩弄着神通棍的嘉德罗斯。

    “何出此言。”

    “如果我说,”嘉德罗斯反倒是质问起了格瑞“我前世认识你,你,是信还是不信。”

    格瑞似乎察觉到了嘉德罗斯与以往的不同,不知何时嘉德罗斯的眼里多出一丝火红的渲染。原本清澈明亮的眸子忽然间变得深邃甚至带着一点浑浊感。

    这眼神让格瑞想起了那日从弥天大火中缓步走出的某人,那能让所有人都俯首称臣的居高临下,是唯他才有的气场。

    这。。。格瑞心头一紧。往常风平浪静的脸上在此刻却有了些波动,沉默了良久。

    “不信。”格瑞尽量保持平和的语气说“刚刚你答对了,前世今生只是人类的一种天马行空的想象,并没有科学依据的,无法相信。”

    嘉德罗斯听着格瑞东扯西拉式的回答,眯起了双眼。

    果然,猜对了么。。。嘉德罗斯在心里默默想着。

    连自己装出来的表情都能让一向面瘫的格瑞脸上有了波动,看来事情一定不简单吧。

    越是在意,就越是无法想起,此时的嘉德罗斯已确定自己一定丢失了一些记忆,准确的说,应该是在“那个世界”的记忆。

    “那个世界”里,他敢确定他认识格瑞,即使别的记忆再模糊,对于格瑞的记忆,也是那般清晰。
 
   只是当他完全想起时,竟有些无法接受了——
   
    “来吧。”嘉德罗斯听见了自己带着一丝笑意喘息着说。

    对面的格瑞也有些力不从心,摇晃了好一会才站稳,他用手拭去了嘴角残余的血,缓缓的抬起了头。

    “哼。。。”这声轻哼很像轻蔑,却又。。。更像叹息。伤痕累累的烈斩此时突然开始分子化,一层绿色的光包裹在了烈斩上,格瑞向自己冲来。

    嘉德罗斯也用尽自己最后的力气冲向了格瑞,几乎同步,两人同时用武器挥向了对方,这无疑对他们来说都将是致命一击。

    只是。。。

    神通棍疾速的挥动使得嘉德罗斯的银发被吹得迷乱挡住了双眼,刚触到那银灰色的发梢,神通棍戛然悬在了空中。

    “那个世界”的嘉德罗斯自己停了下来,如同被什么定住了身,却又发现,那东西便是自己的潜意识。

    未反应过来的格瑞毫无目的的将烈斩向前挥去,嘉德罗斯透过格瑞被迷乱的发丝遮住的眼眸,望见了被飞溅着的红色液体染透了白衣的自己。

    如同,娇艳欲滴的红玫瑰盛开于一件雕琢精致的艺术品之上,点缀在艺术品上晶莹透亮的金黄色宝石,在此时失掉了以往的光芒,变得暗淡了下来。

    “嘛。。。打的不错。。。格。。。”

    嘉德罗斯支撑不住了终是望着呆住的格瑞不受控制的倒了下去。

    “嘉。。。嘉德罗斯。。。”格瑞颤抖的声音在嘉德罗斯耳边响起。

    他在疼痛得无法睁开双眼时,感觉到一丝热流从他脸边传来。是自己的眼泪么,不,他差点忘了,自己作为人造人,甚至连流泪都不会。

    原来格瑞会为了自己流泪啊。。。

    他感觉到搂住他的那个人在尽力控制住自己颤抖的身体,他想再看一眼。。。
 
   真的。。。很想。。。
 
   费力的微睁开眼,看见了身旁漂浮起金光色的分子,闪烁的光芒使嘉德罗斯不自觉的忘却了疼痛,只是身子慢慢变轻,伴随着在空中飘动的金色精灵,缓缓浮起,向上空飘去。

    他感到指尖被格瑞轻轻拉扯着,看向那处,却只能看见格瑞模糊的轮廓。

    “晚安,嘉德罗斯。”

    醒来时,已是第二日清晨,嘉德罗斯已经很久都没有睡得如此充足了。

   眼睛才刚睁开,躲藏在眼眶中的泪水便顺着嘉德罗斯的脸庞滑落了到了枕头上,这时他才隐隐觉得枕头异常冰凉,起来一看,枕头已是湿了一大块地方。

   嘉德罗斯不自觉摸了摸自己湿润的眼角,才知自己竟学会了流泪,睡意完全消失。

    格瑞又教会了嘉德罗斯一项技能呢。

    “这种弱者才会的事情,不会也罢。”

    血红色的火光占据了嘉德罗斯的身体。

     浴火凤凰,重生。

                       未完待续。。。

   

   

【瑞嘉】留堂老师

这次有点小福利呢( ´◔ ‸◔')
因为即将迎来一场
超级无敌巨重要的考试
所以这段时间可能会更得慢那么一些呢
不过这次内容会更得多一点
那么祝食用愉快! ☞

三、    
     教室里闹闹哄哄的,叫的最大声的还是雷德。    
    “哎呀祖玛,你说老大他怎么还没回来,猜老大有没有把格瑞一顿乱揍?”
    “闭嘴,真吵。”祖玛面对着絮叨的雷德不耐烦说道。
    “啊,老大来啦!”嘉德罗斯刚一脚踏入教室门就被雷德给锁定了。
    今天的嘉德罗斯进教室的第一件事并不是像往常那样走到讲台上大吼道:“安静点,你们这群渣渣!”而是反常的坐在了座位上发呆。
     祖玛显然是已经看出了不对,正要和雷德说时,只见雷德早已向嘉德罗斯冲了过去。
    “老大,你终于回了!怎么样,是不是把格瑞打得不敢见你?”雷德莫名其妙的兴奋起来,手里各种比划。
    “消停点,嘉德罗斯大人心情不好。”祖玛上前拦住了还想继续叨叨的雷德低声说道。
    而嘉德罗斯却没去理会他俩,只是望着手中神通棍上的刀痕出神。
    “能在我神通棍上留下刀痕的,只有你,格瑞。”
    忽然一个声音在他耳边响起,嘉德罗斯不禁一怔,这分明。。。是他自己的声音。     “一定是忘掉了什么。。。一定是。。。”嘉德罗斯扶着头自言自语道。
    可是此时,他又忽然想到了格瑞敷衍的逃脱了那场战斗,不禁捶起了桌子。
    “明显是瞧不起我吧?”嘉德罗斯冷笑道,随之站了起来。
    一瞬间,一股沉重的压迫感向周围的人袭来。
    “啊。。。又是这种感觉。。。怕不是某位暴脾气又被惹不爽了。。。”正在与金聊天的凯莉被这种突如其来的感觉压得有些喘不过气。
    而此时就在嘉德罗斯身边的雷德更是在心中暗喊:‘哇,糟糕。。。老大真的生气了,啊啊。。。祖玛,怎么办呀?’
     嘉德罗斯扛起棍子,向教门口走去。随着他的缓步前行,教室里的那股力量才逐渐消失。
    “呜。。。祖玛,老大怎么就忽然生气了呢。。。是我说错了什么吗?”
    “不,可能。。。是格瑞。”祖玛不确定的说,随之又带着一丝无奈的说“你也不止今天说错了。。。”
     果然,嘉德罗斯来到了格瑞的办公室。     只是,办公室里并没有看到格瑞的身影。不过,倒是看到了一个正在打扫的裁判球。     “啧。”嘉德罗斯早已没了耐心,直接冲了过去,一把将裁判球按在了地上。
    “格瑞呢?”
    “唔唔。。。格瑞老师因与学生发生斗殴而被。。。叫到校。。。校长办公室了。”
    “在哪。”
    “校长。。。办公室呀。。。”
    “我说的。。。是位置!”
    “啊啊啊。。。就在楼。。。楼下。”
    嘉德罗斯听了向走廊走去,一步跃上了窗台,向窗外跳去,下落时一手抓住了楼下的窗户,侧面一滑,便落在了楼下的地面上。
    不远处,便是校长办公室。
    嘉德罗斯刚冲到门口想破门而入时,却被内部传来的声音给吸引住了。
    校长办公室内——
    “你该知道我为什么如此严厉禁止你们发生战斗吧,格瑞。”丹尼尔收起了平日和蔼的脸,严肃的说。
    “。。。知道。”格瑞虽是这么说,但是语气中还是带着迟疑。
    “明明还是赋予了他们元力技能,却又不让他们战斗。也只是为了避免在战斗的同时会想起了在那个世界的事情,这只会引起另一场战争。”丹尼尔看出了格瑞的迟疑,又说道:“以前是以前了,你始终还是未放下那件事吧。。。每场比赛最后都得分个胜负的,就当那次,是你赢了。”
    “不,我输了。”格瑞的眼神一瞬间变得空洞而无神,像失了魂似的,盯向远方。
    嘉德罗斯此时在外满脸懵逼的听着这奇怪的对话不知说什么。
    “处罚的话。。。”
    “我全力承担,嘉德罗斯那份也是。”
    “这。。。好吧,你愿承担,我便不多说什么。”
    话音刚落,一声巨响从办公室门口传来。     在嘉德罗斯看来,所谓的帮他承担是一种对他极大的贬低,看来他是忍不住了,一脚将门踢倒了下去,紧皱着眉头望向格瑞,吼道:“谁要你承担了?!渣渣!”
    格瑞一看此情景,怔了一秒,又马上反应了过来,立刻站起来,便一把将嘉德罗斯搂了过去,飞快的跑出了办公室。
    丹尼尔只听见格瑞在他耳边说了声:“失陪。”便不见身影。
    另一边,格瑞早已拽着嘉德罗斯跑到了没人的地方。
    “放手!”刚一停下,嘉德罗斯便用力的将手从格瑞手中挣脱开来。
    “刚刚一直在外面偷听么?”格瑞并没有管嘉德罗斯此时的状态,直接的质问道。
    “明明是该我问你啊渣渣!刚刚在说什么见不得人的事?!”
    嘉德罗斯面对无故的质问一时气到难以言喻,猛的将格瑞抵向了墙角,仰头扯住了格瑞的领带。
     格瑞不自觉的被扯得俯下了身,眼里不禁流露出一丝惊讶,低头望着用较真的眼神看着他的嘉德罗斯,那金色的眸子如宝石般清澈明亮。
     仿佛是触动到了什么,他的忽然感到有些心神不定,或者说,是有一种欲望在暗地里焦躁不安的窜动着。
     “怦怦——”似乎是心跳的频率过快,又似乎是空气在这一秒静止,安静到只能听见自己的心跳。
     “喂,我在跟你说话。”嘉德罗斯气的不由自主又撤了一把领带。
     此时才从呆滞中抽离出来的格瑞,静静的看着眼前那人。
     摸了摸自己有点泛红和发烫的耳朵,眼神飘向远方,装作不经意的样子又看了眼嘉德罗斯。
     “你根本没听我说话吗?!渣。。。唔。。”                              格瑞瑞不想再忍,也似乎是无法忍住了,侧过来的脸庞已经向嘉德罗斯进一步靠近,吻合的位置正好使两人唇间毫无缝隙,惊讶之余,嘉德罗斯感到格瑞还在向下俯身,他的薄唇微张,随之一阵暖流从舌尖弥漫开来,不自觉的闭上了眼,他感觉到口腔里瞬间充满了牛奶散发出的香甜气息。
    嘉德罗斯的呼吸开始变得有些急促,并且感到奇怪,何时自己的脸开始发烫了,逐渐取而代之的是带有红晕的脸颊。
     对于天真的嘉德罗斯来说,这种体验确实是第一次,只是他还并不知道格瑞现在在干什么,他也不明白自己为何会忽然没有了抵抗。
    终于,格瑞松开了唇,随之带起几道银丝,看了看嘉德罗斯,竟发现此时的嘉德罗斯已是满脸通红的呆滞在了那,用不解还有些迷离的眼神望向格瑞。
    “咳咳。。。”格瑞故作镇定的保持着那张面瘫脸说道“笨蛋,这是我新研究的战术,专克你的。”
     ‘战。。。战术,原来是这样,不行,这是什么战术,我也想学。好像有个渣渣还较为精通战术,叫什么来着。。。算了,先去教室找她。’嘉德罗斯自顾自的想着。
     “等着,下次再找你打架。”甩下一句话,嘉德罗斯便又从旁边的窗户那跳了出去。
     格瑞则自己一人呆站了一会儿,不自觉捂住自己的胸口,久久无法恢复正常跳动频率的心,让他感到有些不安。
                    未完待续。。。

                      还没有完呢!
            良心小番外出现Σ(゚∀゚ノ)ノ
(回到教室后的嘉德罗斯找到了那位精通战术的渣渣)
嘉九岁:喂!渣渣,问你个战术。
凯佬:哎呀?这不是全年级第一么,还找我问战术呀。

嘉九岁:别废话。(习惯性的抄起了棍子)
  
凯佬:唉,你们这群武斗派真烦,一点都不怜香惜玉。。。(开始拨弄自己的秀发)
 
嘉九岁:啧,就是两个人嘴唇碰到一起,然后舌头还会有点接触的,那个是什么奇异的战术。(脸部的红晕躲不过凯佬的眼)    

凯佬:噫~这战术呀,叫法式深吻~不对,那哪是战术,这是在勾引你呀~(来自星月腐女善意的微笑)    

嘉九岁:说清楚!

凯佬:嘛,清楚明白的说,谁对你用这战术,谁就对你心怀不轨,是喜欢你。

嘉九岁:喜欢。。。?嘁。。。(表面露出不屑实则内心受到了极大的震撼)

另一边——
(安迷修拍了拍正在门口偷看的格瑞 )
安没马:三年起步,最高死刑。
雷没船:三年血赚,死刑不亏。(忽然插嘴)

【瑞嘉】留堂老师

今天也要继续努力(。•̀ᴗ-)✧
不太擅长描写打斗画面画面的我。。。
唉,不要为难我这个小学生( ‘-ωก̀ )
那么,废话不多说,开始☞

二、    

    当格瑞再次回到办公室时,办公桌上赫然多出一张纸条,上面用潦草的字体写道:“下周一中午,凹凸大厅等我。”
    随之后面是一个夸张而又醒目的超大号署名——“世界第一嘉德罗斯”。
    “。。。。”格瑞表示很无语。 “这个自大狂。。。又要干什么。。。”格瑞扶额无奈叹道。当他正准备将纸条随手扔进垃圾桶时,悬起一半的手忽然停住。
     ‘不对,如果不去的话。。。那家伙定会极其生气,然后十有八九就会把气撒在裁判球们的身上,甚至破坏大厅,这。。。恐怕会引起更大的事端吧。。。’格瑞光是想着就很头疼了。
    到时候遭殃的可不只是裁判球,格瑞作为嘉德罗斯的班主任当然也会被丹尼尔叫去喝茶。
    “算了。。。”格瑞最后还是耐着性子,决定那日去凹凸大厅看看嘉德罗斯又要搞什么鬼。
    周一中午——    
    格瑞准时来到了凹凸大厅,因为是星期一,所以今天大厅里的人很少,果然最多的还是裁判球们。
     放眼望去,方圆几里似乎没有见到嘉德罗斯的身影,格瑞继续缓步前行着。
     忽然,一阵风从格瑞背后闪过,“谁!”他向后一转,只见嘉德罗斯举起棍子向他挥去,口里说着:“你觉得呢?”
    格瑞向后闪去,用烈斩挡下了神通棍。因为太过突然的冲击力,格瑞被推出一段距离。
    “Surprise。”嘉德罗斯坏笑着说。
    “胡闹。”格瑞对于嘉德罗斯的突袭感到有些恼火。“约我来就是为了打架么?”他质问道。
    “能让我停手就告诉你。”嘉德罗斯没有想要暂停攻击的意思,抡起棍子就继续向格瑞进攻,格瑞只好继续躲避来势汹汹的攻击。
    “喂,教师是不能和学生战斗的。”格瑞有些不耐烦了。
    “教师?哪有教师这么弱的?”嘉德罗斯的挑衅确实太过刻意。
    但是,他似乎恰巧成功了?
    “啧。”格瑞皱了皱眉头,停在了原地,没有再躲闪嘉德罗斯的攻击,而是开始正面迎击嘉德罗斯。
    烈斩一瞬间劈向了嘉德罗斯,他侧身一跃,一束刀光从眼前闪过,不经意的瞟了一眼神通棍,却突然发现大罗神通棍上不知何时留下了一道浅浅的刀痕。
    “对,就是这样。”嘉德罗斯斜眼望向格瑞。
    格瑞开始疾速移动,在瞬息间出现在了嘉德罗斯背后,但他并没有攻击,而是趁嘉德罗斯转身追逐时,挥起烈斩砍向他身旁的雕塑。
    雕塑片刻间倾塌下来,螺丝向后一跃,双手挥舞着神通棍向雕塑击去。顿时间,雕塑支离破碎,向四边飞散而去,随之扬起一阵巨大灰尘。
    嘉德罗斯被满天的灰尘遮挡住了视线。只看得见有个黑影闪过,便没了踪影,这。。。是格瑞!当他反应过来追过去时,格瑞早就不见了。
    “。。。没劲。”嘉德罗斯撇了撇嘴。
    好不容易觉得有点意思,结果现在格瑞的调虎离山逃脱法使得嘉德罗斯又很不爽了。
    正要扛着棍子走时,恍惚之间,在漫天未散去的尘灰中,他竟望见无数群人影流动在大厅中,它们正在望向一处,正是凹凸大厅中心。
    嘉德罗斯不自觉向那边望去,两个熟悉的身影正在空中激烈的战斗。等等,那束绿色的刀光和飞舞的棍,这是。。。
    嘉德罗斯极力想要看清,他向中心走去,但灰尘已慢慢散尽,黑影也随之慢慢变淡消失。
    嘉德罗斯正站在原地楞住时,一个颤巍巍的裁判球移了过来,小声的说:“凹凸学院高级班A班学生嘉德罗斯。。。你。。。你因破坏公物,应被罚。。。”
    “啧。”嘉德罗斯猛的瞪向裁判球“滚开。”
说着他一脚将可怜的裁判球踢飞了出去。
                     未完待续。。。

【瑞嘉】留堂老师

别说了,我知道o(´^`)o
这是个旧梗,过气梗
但是我想写嘛,
嗯,什么都阻止不了我的
瑞嘉向,这个烂梗大家应该也熟悉了
这可能是我写过话最少的一对cp
不准备写多关于《留堂老师》里的歌词内容
背景也不用太多说了吧。。。
大概为:凹凸大赛结束,格瑞成为第一名,除他之外全员阵亡,当丹尼尔问他愿望时,他选择完成金的愿望,复活这届大赛的所有人。最后丹尼尔决定创立凹凸学院,学生为上届凹凸大赛全体成员,由格瑞担任高级班A班班主任(大赛前一百名进入高级班)。嗯嗯大概就是这样啦。
准备写中长篇,分p嘛。。。随性分
哎呀,又是深夜更文,
大概没人看么( ‘-ωก̀ )
还是祝食用愉快!
那么,开始☞

一、
    “喂,今天答应和我打一架了么?”刚一下课,嘉德罗斯便拦下了刚收拾好课本正要走出教室的格瑞。他这语气,嘉德罗斯怕是完全没把格瑞当作老师。
    格瑞已经习惯了嘉德罗斯的每日一问,敷衍的回答道:“没空。”然后支开挡在他面前的神通棍,径直离去。
    “啧。”看来嘉德罗斯又不爽了。
    年仅九岁却班里综合排名第一的跳级生嘉德罗斯,在已经认定全班都是渣渣以后,将挑战目标转向了自己的班主任格瑞。
    自此之后,他不再听格瑞的那门课,原因当然是——
    格瑞拒绝了嘉德罗斯的邀战。
    记得上次嘉德罗斯向雷德和祖玛骂道:“拒绝我?!他可是第一个,是瞧不起我么?总有一天我会让他输得彻底,让他知道,除我之外,所有人都是。。。渣——渣。”
    说着他不自觉地将大罗神通棍往旁边一挥,结果力道没把握住,嘭——,他身旁的教学楼墙壁上愕然多出一个大洞。
    正巧,格瑞刚路过这里,目睹了一切,并叫嘉德罗斯去一趟办公室。
    嘉德罗斯不耐烦的来到了办公室,此时的办公室里空荡荡的,只有他们两人。
    沉默了片刻,“听见了,”格瑞突然不经意的说道,“让我输得彻底?”
    嘉德罗斯顿了顿,猛的挥起棍指向比自己高一个头的格瑞,“是啊。”随之他脑袋一歪,嘴角微微倾斜,轻蔑的挑衅道:“怎么,不服?不服就和我打。。。”
    还未说完,格瑞忽然伸手抓住了已指向他鼻尖的棍子,随之大力一扯,将嘉德罗斯连人带棍扯了过来。
    天真的嘉德罗斯一时不明这套路,缓过来时,自己已与格瑞只差了几厘米的距离。因为身高差距,嘉德罗斯被拽得踮起了脚。
    说实话,他第一次如此近的看这个人的脸,但。。。又不像是第一次。。。那深邃而又让人看不透的紫色眼眸,是如此让他感到熟悉。
    本可以趁机发力把武器夺回反击的,但是此刻嘉德罗斯却迟迟没有动静。
    正在凝视着格瑞出神时,格瑞又用另一只手端住嘉德罗斯的脸,“让我输得彻底,你还不行。”
    说完,才将两手松开,向办公室门口走去,背对着嘉德罗斯轻声说:“教育完毕,可以回教室了。”
    嘉德罗斯冷哼一声,此时极为恼火,却又有些郁闷自己刚刚在犹豫什么。
    办公室不远处,格瑞自顾自的走着,小声的自言自语道:“真是一点没变,幼稚鬼。”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