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koヽ

一边人间烟火,一边诗和远方。

【瑞嘉】留堂老师

这次有点小福利呢( ´◔ ‸◔')
因为即将迎来一场
超级无敌巨重要的考试
所以这段时间可能会更得慢那么一些呢
不过这次内容会更得多一点
那么祝食用愉快! ☞

三、    
     教室里闹闹哄哄的,叫的最大声的还是雷德。    
    “哎呀祖玛,你说老大他怎么还没回来,猜老大有没有把格瑞一顿乱揍?”
    “闭嘴,真吵。”祖玛面对着絮叨的雷德不耐烦说道。
    “啊,老大来啦!”嘉德罗斯刚一脚踏入教室门就被雷德给锁定了。
    今天的嘉德罗斯进教室的第一件事并不是像往常那样走到讲台上大吼道:“安静点,你们这群渣渣!”而是反常的坐在了座位上发呆。
     祖玛显然是已经看出了不对,正要和雷德说时,只见雷德早已向嘉德罗斯冲了过去。
    “老大,你终于回了!怎么样,是不是把格瑞打得不敢见你?”雷德莫名其妙的兴奋起来,手里各种比划。
    “消停点,嘉德罗斯大人心情不好。”祖玛上前拦住了还想继续叨叨的雷德低声说道。
    而嘉德罗斯却没去理会他俩,只是望着手中神通棍上的刀痕出神。
    “能在我神通棍上留下刀痕的,只有你,格瑞。”
    忽然一个声音在他耳边响起,嘉德罗斯不禁一怔,这分明。。。是他自己的声音。     “一定是忘掉了什么。。。一定是。。。”嘉德罗斯扶着头自言自语道。
    可是此时,他又忽然想到了格瑞敷衍的逃脱了那场战斗,不禁捶起了桌子。
    “明显是瞧不起我吧?”嘉德罗斯冷笑道,随之站了起来。
    一瞬间,一股沉重的压迫感向周围的人袭来。
    “啊。。。又是这种感觉。。。怕不是某位暴脾气又被惹不爽了。。。”正在与金聊天的凯莉被这种突如其来的感觉压得有些喘不过气。
    而此时就在嘉德罗斯身边的雷德更是在心中暗喊:‘哇,糟糕。。。老大真的生气了,啊啊。。。祖玛,怎么办呀?’
     嘉德罗斯扛起棍子,向教门口走去。随着他的缓步前行,教室里的那股力量才逐渐消失。
    “呜。。。祖玛,老大怎么就忽然生气了呢。。。是我说错了什么吗?”
    “不,可能。。。是格瑞。”祖玛不确定的说,随之又带着一丝无奈的说“你也不止今天说错了。。。”
     果然,嘉德罗斯来到了格瑞的办公室。     只是,办公室里并没有看到格瑞的身影。不过,倒是看到了一个正在打扫的裁判球。     “啧。”嘉德罗斯早已没了耐心,直接冲了过去,一把将裁判球按在了地上。
    “格瑞呢?”
    “唔唔。。。格瑞老师因与学生发生斗殴而被。。。叫到校。。。校长办公室了。”
    “在哪。”
    “校长。。。办公室呀。。。”
    “我说的。。。是位置!”
    “啊啊啊。。。就在楼。。。楼下。”
    嘉德罗斯听了向走廊走去,一步跃上了窗台,向窗外跳去,下落时一手抓住了楼下的窗户,侧面一滑,便落在了楼下的地面上。
    不远处,便是校长办公室。
    嘉德罗斯刚冲到门口想破门而入时,却被内部传来的声音给吸引住了。
    校长办公室内——
    “你该知道我为什么如此严厉禁止你们发生战斗吧,格瑞。”丹尼尔收起了平日和蔼的脸,严肃的说。
    “。。。知道。”格瑞虽是这么说,但是语气中还是带着迟疑。
    “明明还是赋予了他们元力技能,却又不让他们战斗。也只是为了避免在战斗的同时会想起了在那个世界的事情,这只会引起另一场战争。”丹尼尔看出了格瑞的迟疑,又说道:“以前是以前了,你始终还是未放下那件事吧。。。每场比赛最后都得分个胜负的,就当那次,是你赢了。”
    “不,我输了。”格瑞的眼神一瞬间变得空洞而无神,像失了魂似的,盯向远方。
    嘉德罗斯此时在外满脸懵逼的听着这奇怪的对话不知说什么。
    “处罚的话。。。”
    “我全力承担,嘉德罗斯那份也是。”
    “这。。。好吧,你愿承担,我便不多说什么。”
    话音刚落,一声巨响从办公室门口传来。     在嘉德罗斯看来,所谓的帮他承担是一种对他极大的贬低,看来他是忍不住了,一脚将门踢倒了下去,紧皱着眉头望向格瑞,吼道:“谁要你承担了?!渣渣!”
    格瑞一看此情景,怔了一秒,又马上反应了过来,立刻站起来,便一把将嘉德罗斯搂了过去,飞快的跑出了办公室。
    丹尼尔只听见格瑞在他耳边说了声:“失陪。”便不见身影。
    另一边,格瑞早已拽着嘉德罗斯跑到了没人的地方。
    “放手!”刚一停下,嘉德罗斯便用力的将手从格瑞手中挣脱开来。
    “刚刚一直在外面偷听么?”格瑞并没有管嘉德罗斯此时的状态,直接的质问道。
    “明明是该我问你啊渣渣!刚刚在说什么见不得人的事?!”
    嘉德罗斯面对无故的质问一时气到难以言喻,猛的将格瑞抵向了墙角,仰头扯住了格瑞的领带。
     格瑞不自觉的被扯得俯下了身,眼里不禁流露出一丝惊讶,低头望着用较真的眼神看着他的嘉德罗斯,那金色的眸子如宝石般清澈明亮。
     仿佛是触动到了什么,他的忽然感到有些心神不定,或者说,是有一种欲望在暗地里焦躁不安的窜动着。
     “怦怦——”似乎是心跳的频率过快,又似乎是空气在这一秒静止,安静到只能听见自己的心跳。
     “喂,我在跟你说话。”嘉德罗斯气的不由自主又撤了一把领带。
     此时才从呆滞中抽离出来的格瑞,静静的看着眼前那人。
     摸了摸自己有点泛红和发烫的耳朵,眼神飘向远方,装作不经意的样子又看了眼嘉德罗斯。
     “你根本没听我说话吗?!渣。。。唔。。”                              格瑞瑞不想再忍,也似乎是无法忍住了,侧过来的脸庞已经向嘉德罗斯进一步靠近,吻合的位置正好使两人唇间毫无缝隙,惊讶之余,嘉德罗斯感到格瑞还在向下俯身,他的薄唇微张,随之一阵暖流从舌尖弥漫开来,不自觉的闭上了眼,他感觉到口腔里瞬间充满了牛奶散发出的香甜气息。
    嘉德罗斯的呼吸开始变得有些急促,并且感到奇怪,何时自己的脸开始发烫了,逐渐取而代之的是带有红晕的脸颊。
     对于天真的嘉德罗斯来说,这种体验确实是第一次,只是他还并不知道格瑞现在在干什么,他也不明白自己为何会忽然没有了抵抗。
    终于,格瑞松开了唇,随之带起几道银丝,看了看嘉德罗斯,竟发现此时的嘉德罗斯已是满脸通红的呆滞在了那,用不解还有些迷离的眼神望向格瑞。
    “咳咳。。。”格瑞故作镇定的保持着那张面瘫脸说道“笨蛋,这是我新研究的战术,专克你的。”
     ‘战。。。战术,原来是这样,不行,这是什么战术,我也想学。好像有个渣渣还较为精通战术,叫什么来着。。。算了,先去教室找她。’嘉德罗斯自顾自的想着。
     “等着,下次再找你打架。”甩下一句话,嘉德罗斯便又从旁边的窗户那跳了出去。
     格瑞则自己一人呆站了一会儿,不自觉捂住自己的胸口,久久无法恢复正常跳动频率的心,让他感到有些不安。
                    未完待续。。。

                      还没有完呢!
            良心小番外出现Σ(゚∀゚ノ)ノ
(回到教室后的嘉德罗斯找到了那位精通战术的渣渣)
嘉九岁:喂!渣渣,问你个战术。
凯佬:哎呀?这不是全年级第一么,还找我问战术呀。

嘉九岁:别废话。(习惯性的抄起了棍子)
  
凯佬:唉,你们这群武斗派真烦,一点都不怜香惜玉。。。(开始拨弄自己的秀发)
 
嘉九岁:啧,就是两个人嘴唇碰到一起,然后舌头还会有点接触的,那个是什么奇异的战术。(脸部的红晕躲不过凯佬的眼)    

凯佬:噫~这战术呀,叫法式深吻~不对,那哪是战术,这是在勾引你呀~(来自星月腐女善意的微笑)    

嘉九岁:说清楚!

凯佬:嘛,清楚明白的说,谁对你用这战术,谁就对你心怀不轨,是喜欢你。

嘉九岁:喜欢。。。?嘁。。。(表面露出不屑实则内心受到了极大的震撼)

另一边——
(安迷修拍了拍正在门口偷看的格瑞 )
安没马:三年起步,最高死刑。
雷没船:三年血赚,死刑不亏。(忽然插嘴)

评论(2)

热度(27)